反倒是朝着那些自从寇国武士死掉了之后

- 编辑:admin -

反倒是朝着那些自从寇国武士死掉了之后

  而在他们身边的渔民也没有闲着,在他们的指挥下,用超级长的鱼叉,袭扰着还没来得及撤下去的其他帆板上的海贼。
 
    ‘哒哒!’两下,两个还没来得及下人的帆板,就被他们齐心合力的给卸了下来,在其上边的海贼们,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,就纷纷的掉落到了海底。
 
    但是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,对面搭过来的板子终是有一张没有来得及撤翻,就被对方的人给趁机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由这些寇国的浪人们一马当先的打着先锋。
 
    在夺取至关重要的登陆点的时刻里,战斗力较为强悍的他们,自然被派到了前方。
 
    这些个拿着武士刀的浪人,果然不是普通的渔民的钢叉所能阻挡的。
 
    就算是凭借着武器长度的优势,率先想要上前,阻止板子上继续进人的几个渔民,就已经被这个浪人砍翻在地。
 
    “呦西!冲锋!这条船就要归我们的少主了!为了我们主人争霸整个海域,都给我上啊!”
 
    而被他招呼着的,带着倒三角的草帽,拿着杂七杂八武器的鲜国人,则是表现出了如同豺狗一般残忍的表情,在绝对武力的支持下,这些猥琐如鼠的人,也莫名的就充满了勇气。
 
    可是他们忘记了,这艘渔船还有逃亡速度上的欺骗。
 
    身后的海盗船上,还没来得及抛上足够的挂钩来固定两船,海贼们以为唾手可得的这只待宰的船只,突然就一改原先的行驶速度,瞬间的就朝前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一下子,原本蹦着两只船的绳索根本无所承受这种拉力,噼里啪啦的就碎裂了开来,而绳索上的挂钩,随着断裂声的响起,也纷纷屋里的垂落在了甲板之上。
 
    原本连接两端的最后一块踏脚板,也终是因为长度不够,整块就掉落到了海平面上,而听到了巨大的落水声的寇国的浪人,则是转过头来,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就在他的眼前发生了。
 
    “这,这!”
 
    待他再转过头来的时候,就发现他身后跟着的率先登船,好运没掉进海里的鲜国小猫三两只,不复刚才的嚣张,已经瑟瑟发抖的躲在了他的身后了。
 
    “混蛋,你们的胆量呢?都给我往上冲!”
 
    在听到了这个命令之后,那些无耻的鲜国人竟然给寇国的浪人,玩起了语言不通这一套把戏,全当没听明白一般的,愣是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而他的周边,却是围上来了一圈明晃晃的长武器,甲板上的渔民们也不着急往前冲了,他们将受伤的同胞给拖出了圈外,只用利刃对起了他们重新包围的敌人。
 
    “你们这些懦夫,是时候让你们看看弥生家族武士的厉害了!看我的单刀直入!”
 
    你别说,寇国的武士道精神,真的好神奇,明知道敌我双方的实力悬殊,这个武士还是义无反顾的朝着包围圈外,砍杀了过来。
 
    可惜,大日国的渔民智商还在线,还没等这位同志疯狂的抡起大刀呢,所有的带尖儿的武器,都齐刷刷的朝着他,从头至脚的怼了过来。
 
    须臾的功夫,他就被扎成了一个筛子。睁着他满含不干的双眼,直挺挺的倒在了甲板之上。
 
    而众渔民的武器并没有因此停止,反倒是朝着那些自从寇国武士死掉了之后,就齐刷刷的蹲下抱头的鲜国人的身上扎了过去。
 
    就在这千钧一发间,居于圈内的鲜国人大吼了一声:“我们投降思密达!”
 
    好!果然知情识趣。
 
 204 自告奋勇搬救兵(周末第三更月票在哪里!)
 
    满以为自己投降的口号喊得太晚的了的鲜国人,正鼻涕眼泪横流的看着那些武器距离他们越来越近时,就听到了一般的阻止的声音。
 
 
    被船员们开始捆绑打结的鲜国人,再一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他们突然觉得,午后那刺眼的太阳,在仰望而视的时候,也十分的美丽了。
 
    因为策略得当,甲板上的危险暂时解决了。
 
    可是身后紧紧咬着的船只,却像是狗皮膏药一般的,怎么也甩脱不开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两只船之间的距离再一次的缩小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办?大彪,距离公刘岛还有一段距离,照这个速度,到那个时候我们早就被抓走了!”
 
    “没办法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寇国海贼喜怒不定,通常遇到劫掠是不留活口的。”
 
    “咱们这要是商船,反倒好些,那些有价值的大名国人会被他们用来索要赎金,可惜像咱们这种渔船,通常只是被人盯上了咱们脚底下的船了。”
 
    “整只船上,要说谁是有希望能够被留下的,也只有做的一手好饭食的刘叔了。”
 
    当吴大海开始和傅大彪商量怎么拼命才能有一线生机的时候,听到了他们在船尾后担忧的谈话的顾铮,再也忍不住,就从后边的仓库小屋走了出来,插了话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