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在内陆城市里最好卖的一个海货品种

- 编辑:admin -

是在内陆城市里最好卖的一个海货品种

而哪里有鱼群,在海面上怎样去应付各种的突发状况,也不是他这种半大的小子能够处理的。
 
    自然乐得清闲的顾铮现在就光着他的脚底板,才在出海之后就开始摇摇晃晃的甲板之上,用一把硕大的刷子,替甲板上做基础的清洁工作。
 
    这些重要的捕捞点,一定要保持干燥,方便其他的船员们捕获到了大的鱼群的时候,他们赤裸的双脚能够抓住甲板,用力往船内拖拽的时候,不至于因为脚底打滑,而逃脱了本应该到手的猎物。
 
    就算是做这些工作的时候,顾铮也没闲着,他一直在支棱着耳朵,听着船上的其他船员闲聊,以期望在这种环境中多掌握一下,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航海的技能。
 
    毕竟这个世界中的关于生活条件方面,是原始了一些,可是顾铮现处于的船只,却是难得的有特色。
 
    这个能够容纳七八号人在上边走动的中型渔船,不但主桅粗壮,帆布结实,更实在船的甲板地下,加装了足够容纳上千斤货物的仓库。
 
    船的正头上挂上了一面奇怪的小旗子,顾铮翻了一下记忆,这竟然是威海卫的水师卫所中给周边的各个渔村中派发的标志旗。
 
    用来区别,大名国中的普通渔船船只,与没有身份伪装成附近的海盗船只。
 
    只要是挂起这番标志的,在海上定点巡逻的水师官兵们,就会自动的忽视掉这些最普通的航船。
 
    就算是例行盘查,也会相对的松一松手。
 
    对此,附近的渔民们很是感激。
 
    因为威海卫这一片特殊的地理位置,是大名国中距离鲜国和倭国最近的海域。
 
    那两个穷的全靠裸奔的国家里,活不下去的流民,向往着大名国明晃晃的财富的浪人,赶着一块小帆板,就有勇气冲过海岸线的封锁,来到这个富饶的国度中,抢上一把。
 
    运气好的就拥有了他们在自己国家一辈子都获得不了的银钱。运气不好的大不了把自己的小命填到海中喂了鲨鱼罢了。
 
    在巨额财富的诱惑之下,亡命之徒就如同过江之鲫,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把大名国的海岸线城市骚扰个不停。
 
    而应运而生的各个卫所的水师们的战斗力,也**练的节节攀升,甚至有了当时最强海上战力的水准。
 
    当然了,现在的顾铮就是向往一下,像他们这般大小的渔村,连民兵营征兵的派发令都没见过,哪里又能轮的着他这个半大的小子去冲锋陷阵呢?
 
    只是将甲板擦拭的干干净净的顾铮,刚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,自家的船长,就用极其高亢的声音在甲板前端吼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前面有一群贼老鸥,我们碰上开海的第一群鱼了!”
 
    顺着这声吼,顾铮就扶着船侧,探头向前望去。
 
    只见海面上无数只白鸥,前赴后继的冲向海面,扎猛于水下,又迅速跃起与水面。
 
    两三次俯冲过后,再次飞翔起来的海鸟的嘴中,多多少少的都有收获,那些足有巴掌大小的鱼儿,竟是将它们的嘴巴撑得再也塞不进去任何的东西。
 
    是黄鱼,这种产于海洋中最为鲜美的一种鱼类,是在内陆城市里最好卖的一个海货品种。
 
    来自府城的鱼贩子,也乐得给出一个不错的价格。
 
    看到如此情景,整个船上的渔民们都开始兴奋的的做着开网前该做的工作与准备。
 
    操舵响着,开始负责收网的几个壮硕的渔民,拖网时下了大力气,连脖颈上的青筋都随之暴起。
 
    一旁虽然还是个男孩的顾铮,也没有闲着,能拖拉的时候就搭上一把手,还十分有眼力价的将脚下所及的杂物给众人们挪开。
 
    这个短短的十几分钟的收网时刻,在他们这一群人中,显得是如此的忐忑与漫长。
 
    “大家注意了啊,网拢!露出水面了啊!3,2,1,起!”
 
    随着船长的这声指令下达,甲板上收网的人员就用统一的步伐一个用力,属于他们全员的收获就被拖拽出了水面,搁置到了甲板之上。
 
    在起网的这一区域,甲板要比旁的地方凹进去半寸,一方面是方便卡住收获,不让它们滑落回大海,另一方面也给解网,分类的渔民们,一个可以蹲坐在边沿的地方。
 
    这不,也被分到了一个盛满了水的大木桶的顾铮,就随着几个老渔民,一起小心翼翼的下到了渔网的边沿处。
 
    这一网,不需要他们清点,用肉眼就可以观察出来,这是一次丰盛的收获。
 
    肥美的黄鱼群,奋力的在网眼中挣扎,企图用众鱼的力量,撑破这张渔网,让它们逃离升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