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被岸边最好的鱼娘给仔细的修补过的渔网

“你给我指指看看,这里距离鲜国和寇国的海域还有多远?远的看不到边的。”
 
    “再说了,你当我们威海卫的水师是吃白饭的吗?”
 
    “是,咱们这边是没有江南域那边的水师卫所受重视,但是也是靠近冀东辽边沿线的好吧。”
 
    “这平日里就会有卫所里的船只定时的巡航,你还怕个啥球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碰到小股的水匪,不是我说。”这个一看就充满了彪悍气息的高大渔民,就朝着他身后的四五个壮硕的渔民一指:“咱们村落里的这些小伙子,再加上咱们平日里收获的零碎的兵器所打造的武器。”
 
    “对付三五个的,划个破帆板就敢出来打劫渔船的寇国傻子们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运气不好,碰到了大股的海匪,咱们就转满了舵,扬起整帆,往公刘岛方向跑,不出一会,就能碰上巡逻的水师的。”
 
    “这在我们大名国的海域中,还缩手缩脚,顾忌这个又顾及那个的。这t就是我们的地盘,为什么要因为那群矮猴子,而低头!”
 
    嘿!还挺有血气的。
 
    顾铮免不了的就望向了那个言辞激昂的男人,只见这个身材高大,脚板如同蒲扇一般大小的男人,脸上有一道从眼角开始,自上而下就蔓延到了下巴的,虽然愈合很久但是依稀可见的疤痕。
 
    根据顾铮的判断,这应该是被刀具给由上而下给劈砍所至。
 
    受到了这种的伤害,在这个医疗水准极其低下的小渔村中还能顽强的存活下来,顾铮不得不在心中给他比出了一个大拇指。
 
    这绝对是条硬汉。
 
    而正是这个汉子的这一番话语说出来之后,吴大海也终是不再犹豫,朝着他所指出来的方向一挥手,下达了最终的命令。
 
    “那咱们就速战速决,将这一网收完了之后,就开火吃饭,下网启程。”
 
    “好嘞!”
 
    比谁都兴奋的硬汉,哈哈大笑了之后,就将手中的钢叉往船身侧边一放,搭着手的就往远方观望了起来。
 
    正午的日头,没有一丝云彩的遮挡,照在人的身上时,火辣辣的疼,这些黝黑的人群却顾不得这些,只把全身的精力放在了他们前半天的最后一网收获之上。
 
    一旁的顾铮,这次又蹲坐在了舵手的身旁,对这个世界看起来简陋,却是隐藏了民众大智慧的船只操控,仔细的观察偷师着。
 
    还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去更好的操纵船支的舵桨的时候,在收网的船板处,又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呼声。
 
    果然,众人的判断是正确的,这一网的收获,甚至比前两网还要丰盛,那些被岸边最好的鱼娘给仔细的修补过的渔网,都差一点被这些疯狂的鱼儿们的挣扎给弄断上几条纬线。
 
    可是这般的小细节,已经没有人在意了,包括舵手在内的所有人,都为这一网真心的欢呼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是开海的第一天,他们所收获的东西,就算是整只船上的所有人按劳分配,其中分得最少的顾铮,也足以拿上整整的两三吊钱了。
 
 
    随着这一声的惊叫,在甲板上没有工作的渔民们都开始纷纷的朝着船尾的方向跑去,
 
    他们经过这既是杂物间,又是船只仓库底层入口的小木格的时候,从里边走出来负责全员吃喝的渔民大叔,就带着凝重的表情给大家朝着远方指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看那边,跟我们距离不远了,应该是速度更快的梭板小船,不排除人力划动追逐我们的可能。”
 
    “看这个样子,是径直奔着我们来的。船长,你看依照这个趋势,咱们多久才能和它们碰到?”
 
    同样表情严肃的船长,看着远方沉吟了一下,做出了他的判断:“最多半刻种,他们就能赶到我们这里。”
 
    “只不过?”吴大海又迷茫了一下:“这看起来来者不善的小板上,也装不了多少人吧?像是这种规模的海贼,不应挑那种同样走单的小渔船下手的吗?”
 
    “像我们这种十人以上的中等船只,他们都应该绕着走的啊?你怎么看傅大彪?”
 
    “是啊!”那个一身悍勇之气的名为傅大彪的男子,也是十分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:“难道说这些人是刚出海讨生活的菜鸟,又或者是鲜国人。你也知道,鲜国人通常都是自大又脑子不好用的。”
 
    “嗯,有可能!”
 
    别管怎么样,人家是过来了,见机行事吧。